Leaf.

【周翔】小段子

 § 換個風格試試

 § 細節設定會有些BUG.....



01

"我回來了。" 

與聲音重疊的開鎖聲,同時在下一刻被空間吸入化為虛無。 


孫翔在門口愣了幾秒鐘,才拖著腳步進去,將身上的背包丟至地板,整個人像癱軟般的跌進沙發,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 


以一個人來說,這房子顯得過大許多,仔細觀察一下,兩個對杯、兩副盥洗用具、兩台電腦、兩個衣櫃、過大的雙人床和兩個枕頭,要說的話,就一般人看也可能只認為錢太多沒得花,甚麼東西都要買兩種,只有房子主人知道不用那些附加物品來驗證,心中空虛、回憶和熟悉的氣味提醒他,曾有兩人的生活。


但現在只剩一個人了。 


孫翔維持躺在沙發的狀態,一手抓來一旁擱置的抱枕抱在胸口一邊從口袋拿出手機,點開了簡訊翻看跟那人過往的對話,最後的時間顯示著五天前。 


他的戀人不太會說話,他一開始以為是因為羞於表達,結果就連打字也是簡單幾句。向上翻找,他們之間得對話不外乎是吃了嗎、吃了什麼、要睡了,偶爾孫翔會講些他認為有趣的事情,另外一人也就簡單的回應。 


相處起來實在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孫翔發現他錯的離譜。 


兩人在家的時候,他的另一伴會把他拉進懷裡得姿勢看電視、輪到他煮飯的時候(雖然機會不多)會突然從背後抱住他、兩人常開競技場PK,孫翔輸的時候那人總會對他又親又抱的,還有,做愛的時候總把他操的不醒人事。 


孫翔從沙發起身往臥室走近,途中瞄了眼電子鐘,凌晨兩點,剛剛躺在沙發的時間也不過三十分鐘而已,他不想早回來,反正,也沒人等他。 


在臥室裡的淋浴間沖了澡,穿著休閒服出來,頭髮沒吹乾就躺上了雙人床,沒有睡意,就這樣待著。


將手臂蓋住眼睛,心裡對自己說燈太亮的緣故導致有些酸澀,而後一下側了身貼在床上用手抓緊床單,有種安心感和煩躁感浮上。


然後又將身子翻回正面,突然間像是忍耐般的咬緊牙關,手臂使力的貼緊眼窩,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又再一次闔上,最後像是受不了又或是放棄般的嘖了聲,一句吼聲在房間響徹雲宵。 







“又笨又蠢的周澤楷還不趕快給我滾回來!!!“ 





02

遠在美國的周澤楷打了一個噴嚏。 


一旁的經紀人著急的問他是不是著涼了,臉色驚恐的像他得了什麼絕症似的,周澤楷才剛搖了搖頭,就被工作人員喊著開始拍攝。 


又是一個賽季的假期,也是戰隊賺錢的時機,外貌相好的周澤楷不意外又是代言人,而今年因應榮耀聯盟積極推廣至國外,許多廠商想藉著與聯盟合作推銷自己的產品,各出花招。最後戰隊竟是挑了一個需要到國外的工作給周澤楷。 


周澤楷原本是不太想的,行程預定是一個月左右,還是邊工作邊遊玩的計畫,但只有自己一個人也沒什麼好玩的,更何況他還想每天跟孫翔待在一塊。 


但一來是規定,二來大家都說去國外見識見識也不錯,他的戀人更直接了,"每天能打電話通視頻有啥不好,讓他們見識你的魅力!!" 這方向是不是有點不對?


孰不知這是不幸的開始。 


最後大家就在戰隊門口道了別,還不忘要他帶些名產。 


結果當天到了目的地才知道飯店是新建好是沒有網路也沒電腦,只好用手機通話,你說電話費挺貴的?他們講個情話聯繫感情是必要支出懂不懂!! 


孫翔在電話裡幫戀人抱怨了飯店的設施,接著問問今天的感想,周澤楷說還沒仔細看,然後道了個晚安,沒想到另一頭的孫翔卻突然大笑。 


"周澤楷你忘了時差啊?我這裡還早上呢。" 

"......忘了。" 


電話中不時聽見笑聲,雖然覺得有些無奈但光聽見聲音就讓他緊繃的心情安定下來。 


工作在兩天後進行,算是讓他適應,握著電話想著明天就街上看看,有翻譯員會陪同倒不用擔心語言問題,還有名產也不能忘了。


時間到了凌晨三點,孫翔也要去訓練室練習,雖然放假但也不能怠忽了手感,說自己待在家也沒意思。 


終於掛了電話,周澤楷想著果然還不是想睡的時間但還是關了燈調整作息。




03

兩小無猜每天情話綿綿的,不亦樂乎。


等到正式拍攝的那天起,卻忙到沒時間講電話。早上一大早起床到目的地準備,人都還沒清醒怎麼通電話、晚上回飯店又累得想睡,想打電話但好幾次都吵醒對方,不過好歹放假孫翔也就晚睡早起也是沒甚麼差別,雖然每次只能講個幾句但總比沒有好。


然後......


"手機壞了??,那你用甚麼打?"

"飯店......在櫃檯。"


這可了得了,總不能每次叫周澤楷到櫃檯借電話還順便閃一下櫃台小姐吧....等等好像閃不到還讓她們養眼。


"喔......那你甚麼時候回來?"

"一個禮拜......。"


簡直可以想見那人沮喪的臉龐了。"反正就一個禮拜而已,好好工作啊,回、回來我會去接你的。"言下之意,一回來就可以直接回家做我們愛做的。


"好!"

周澤楷突然覺得精神百倍。


但很顯然的他們完全忽略對對方的想念。





04

離見面的時間,還有五天。

孫翔覺得今天的練習狀況不是很好。


離見面的時間,還有四天。

周澤楷今天的拍攝狀況頻頻出錯。


離見面的時間,還有三天。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想跟對方講話,但又怕吵到對方。


離見面的時間,還有二天。

孫翔在家裡狂罵周澤楷,但又一直盯著手機不放;周澤楷盯著桌上壞掉的手機,沒有睡意。


離見面的時間,還有一天。

孫翔突然打掃起了家裡,還買了很多東西,大包小包的提回家;周澤楷的行李箱塞滿了很多東西, 一半是隊友,另一半是孫翔的。



見面的那天。

開門聲伴隨著乒乒乓乓的撞擊聲,行李包裹隨便丟一地。周澤楷猛力的將戀人按在牆上強吻,雙手焦躁的想脫掉對方的外套,一手又伸進衣服裡胡亂的撫摸。孫翔用力的環住那人的頸部,順著對方幫忙脫掉衣物,嘴唇卻不捨的分開依舊緊密著,兩人跌跌撞撞地從客廳到臥室,等回神過來兩人都已經脫得精光,但甚麼都還沒做卻都已經氣喘吁吁了。


"以後不準接出國的工作。"

"好。"


"在外頭過夜的工作也不行。"

"好。"


"手機再壞掉就揍你。"

"好。"


"你......"周澤楷又用力的吻上紅腫不堪的唇,這次像是要把對方吞掉了氣勢掠奪著空氣,腦袋窒息、唾液無法承載、臉龐再度染上情慾,孫翔本來想反抗的動作頓時轉為接納,擁住那人的身體。


在兩人的思念到達了頂點後,就無需多言。


【FIN】



碎碎念:

雖然只有一點關係,
→Simple Plan 的 Jet Lag(時差),當初一看歌詞不知為何就想到這對xDDD

然後正經的說,三篇全職文的開頭CP都是某人只是巧合。(沒人想知道

评论
热度(24)
©Leaf.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