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f.

【食戟之靈】【四創】不言而喻

#對不起之前直接點讚推薦的太太們,發現定位系統發出來就弄不掉了求解TAT(原本的先鎖著)

§清水、原作向、毫無CP感(X

§私設有,不重要的設定,宿舍是兩張單人床



"主廚。"

在SHINO ' S餐廳營業時間結束後,眾人開始整理收拾,負責接待的高唯一副欲言又止地站在四宮面前。



"那個,我覺得今天幸平有點奇怪.....。"
 四宮一聽到開頭沒等唯把話說完就逕自回了句"知道了我會處理"讓一臉半信半疑的唯先離開。

收拾好廚房,吩咐其他員工盡快整理休息後便皺著眉離開,目的地──幸平創真的員工宿舍。



事實上,今天已經是第二個人跟他這麼說了。不知道是否該解釋為"女性的直覺",因為她們對幸平的不對勁都說不出理由,加上今天廚房的運作一切良好,副主廚也沒特別跟他提起.....雖然他曉得亞伯對幸平只有最低接受程度,即使幸平已經算是他們餐廳的"常客"了。


幸平創真是目前是餐廳的實習生,跟研習不同的,是以個人名義的實習。


到今年已經是第二次的實習。四宮想起第一次看到前來應徵的幸平,還滿臉無奈的問他為何不回老家的餐館,理由是因為他老爸還不打算回去、趁這個機會鍛鍊實力,還有,


他很喜歡這裡。



幸平創真打開門的時候,身上的廚師服已經脫掉了,剩內裡的短袖上衣,褲子還沒換掉,顯然剛回宿舍沒多久。


 "師傅?怎麼了嗎?"
 一聽到稱呼四宮反射性的皺眉,又突然想起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個疑問.....


"你今天還好嗎?"沒意義的問句,駁回。

"你今天很奇怪。"駁回。

"你今天覺得如何?"......簡直沒輒了。


"師傅?"
 四宮回過神來一臉嚴肅盯著眼前的人,但腦袋裡卻想著各種問句,卻問不出口。


咦?



"你,怎麼流那麼多汗?"四宮突然問起。

廚房工作結束後至少有三十分鐘的整理環境,不必像料理時的嚴謹效率及速度,作為工作後的喘息時間算是足夠了。

但很明顯幸平像是剛結束料理的狀態,甚至連呼吸都還沒調整過來。

只剛聽見開頭我不知道這四個字,四宮已經伸出一雙手撫上幸平的額頭。

 


四宮先是錯愕,隨後無奈的嘆了口氣。

"笨蛋,你發燒了啊。"

 

-
 四宮看見幸平從浴室出來後,提醒他記得吹頭髮和吃藥便也進去浴室梳洗了。幸平用毛巾擦著頭髮坐在其中一張的單人床──他現在在四宮的宿舍裡。


 因為生病被強制帶來到這裡了。


原本板著臉說出了"連自我管理都做不好怎麼做好料理"的話,但在路上道歉餐廳的料理會不會因為他而發生問題時,四宮卻只淡淡說他會處理要他不用擔心。



 "不是叫你趕快吹頭髮嗎!"
 剛出浴室的四宮看到依舊坐在床邊的幸平發呆,一把拉過他的手讓他坐在桌前,直接動手幫他吹頭髮,順便命令他吃藥以免他繼續廢話。

兩人之間沒有談話,只有吹風機的嗡嗡聲在運作,幸平感受著那雙在料理界被稱為魔法師的手在髮上的輕柔動作,意外地令人感到安心。


結果最後差點睡著,被趕著去床上休息。


 -
 隔天早上被好幾人詢問身體狀況,接著向四宮道了謝,及晚上再去收拾他臨時帶去的行李。


"照顧好你自己就行,別再給我添麻煩了。"

"是,師傅!"

然後在四宮每次聽到稱呼用一副扭曲的表情看向他時,笑著回應他。



他喜歡料理。

喜歡這間餐廳。

喜歡在每天如此疲於奔命的廚房及外場,每個人盡力做好自己的本份且和樂融融的氣氛。



 "師傅,明年我還想再來呢。"

"等你畢得了業再說吧,實習生。"


那是當然的,幸平偷偷藏在心底沒說口。

 



【後話】
 "對了,你的行李不用收了。"

"為什麼?"

"就搬到我那裡了,剩下的行李也幫你整理好了。"

"蛤?"

END



【碎碎念】

.......其實我的大綱就是為了寫出那段後話(它原本還是內文)
 寫一寫總是跳來跳去的,視角也(RY
 文筆不足,要寫出內心思想夭壽困難,為了糧食努力TOT

被研習那段衝擊到不行無法自禁地看了N遍,前輩和創真好帥氣又好可愛!
 歡迎大家來聊聊啊!!,拍打也可以......小力點(俗辣

评论(8)
热度(46)
©Leaf.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