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f.

小段子

◎昨天半夜的運轉


劉皓覺得自已老跟孫翔在一起,智商都會跟著降低。


那個人,裸著沒擦乾水漬的上半身從浴室出來一言不發的坐在床邊看起來像在沉思。當時劉皓還忙著整理公司的文件,以為對方只是天氣熱的緣故不穿上衣,結果過沒了幾分鐘他就被壓在床上了。


而前幾秒鐘對自己的摟摟抱抱、親來撫去舉動居然完全沒察覺!!!


現在把自己禁錮在床上的戀人,眼神毫不掩飾地透露著慾望,表情嚴肅的好像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喔不,如果是世界末日自己已經被幹得死去活來了。


"劉皓。"已壓低的嗓音掩蓋不了那尚未轉變的青澀,但仍舊很有殺傷力......對劉皓而言。


"我想做愛。"   "不要。"


即使被秒速拒絕的孫翔,表情沒有任何一絲改變,只是稍微低下身,隔著T恤來回舔拭著乳頭,另一手不忘揉捏著另一頭,感受著懷裡不時因刺激而微小顫抖的身軀。


"你每次都說不要。"

"你哪次有聽我說。"


孫翔看著已喘著氣、淡緋紅臉龐的劉皓。


"好像沒有。"

他們碰了碰嘴唇。


"是根本沒有。"

劉皓將雙手環上孫翔的頸部,壓下他讓彼此的身體更加緊密,孫翔的頭靠在劉皓的胸膛笑出了幾聲。


他可以想像那人肯定是邊翻白眼邊說的吧。


"那這次也不例外吧。"


END(?)

评论(5)
热度(21)
©Leaf.
Powered by LOFTER